檔案文化 > 人物縱橫

滬杭兩地追悼“上海報界大王”史量才

作者:特邀撰稿人 周利成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20-11-23 星期一

????1934年11月13日下午,《申報》總經理史量才從杭州返回上海途中被刺客槍殺,消息一出,震驚全國。隨后,《申報》《北洋畫報》《時代公論》等報刊,以圖文并茂的形式跟蹤報道了此案,并詳細記錄了上海、杭州兩地社會各界對史量才的隆重公祭。

公然反蔣 慘遭暗殺

????1880年,史量才出生在江蘇省江寧縣松江泗涇鎮的一個富庶中醫之家。1901年,他考入位于浙江的杭州蠶學館(今浙江理工大學)。畢業后,史量才前往上海育才學堂、兵工學堂、務本女學和南洋中學任教。辛亥革命爆發后,他踏上政治舞臺。1912年,史量才深感宦海沉浮,遂與張謇、應德閎、趙鳳昌等合資收購《申報》。4年后,他又收購了其他合資人的股權,實現獨家經營。至1931年,《申報》的日發行量由接手前的幾千份發展到了15萬份。

1919年,美國哲學家杜威和夫人參觀《申報》館時,與史量才(前排左一)、
胡適(后排左一)、蔣夢麟(后排左二)等人的合影。

????史量才對“國貨之擁護、教育之倡導、時事之針砭,為報紙贏得了數十萬的擁躉”。在1927年收購《時事新報》的全部產權、1929年購入《新聞報》大半股份后,史量才一躍成為“上海報界大王”,并獲“中國的北巖爵士(英國的報業大王)”等美名。他常說:“報館不僅是一個商業機關,同時還是一個社會機關,是應該替社會服務的?!蔽挥谡憬贾莸闹髮W在困難時期,史量才曾多次伸出援手,捐助大筆辦學經費。1932年,他還出巨資請地質學家丁文江、翁方灝主持繪制了《中華民國新地圖》。

????1934年10月6日,史量才因胃病復發,遂赴位于杭州西湖的秋水山莊休養。11月13日,他乘車從杭州返回上海,下午3時,當車行至海寧縣翁家埠一帶時,忽被一輛汽車攔住去路,當即從車上下來六七人,舉槍便射。史量才見勢不妙,自車內跑出,向鄉間奔逃,兩名殺手緊追其后。跑到一戶農家時,他被擊中足部,痛極倒地。追來的殺手向史量才頭部連開兩槍,其當即遇難。

????據國民黨特務沈醉回憶和相關史料記載,刺殺史量才的命令正是蔣介石下達。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史量才聘請愛國民主人士黃炎培、李公樸參與《申報》工作,并發表巴金、茅盾、魯迅等作家的文章,公然反對蔣介石。雖然史量才拒絕認購國民政府的巨額債券,卻為國民革命軍第十九軍捐出巨款支持抗戰。因不滿國民黨當局的不抵抗政策,史量才還讓《申報》刊載了宋慶齡的宣言,并配發社論稱:“人有人格,報有報格,國有國格,三格不存,人將非人,報將非報,國將為國?!彪S后,蔣介石與史量才會面,說:“我有一百萬軍隊!”史量才回答:“我有一百萬讀者!”

????自此,蔣介石下定決心除掉史量才,以絕后患。

中外名流 沉痛哀悼

????史量才遇難后,其義子史詠賡借來了一輛卡車,將史量才遺體運回上海。1934年11月16日中午,上海公共租界的巡捕房特派大批探捕前往位于靜安寺路哈同路口的史宅戒備。下午2時,史量才的大殮儀式在史宅內舉行。

????自史宅大門起,即“密搭蘆棚走廊,沿宅前廣坪北向西轉,拐彎處設立來賓簽名處”。再往前為靈堂,“幛以白?!?,中懸史量才遺像。靈桌上擺滿供果,“白燭高燒,檀香裊裊”。治喪處所懸一幅挽聯最為動情,曰:“死亦尋常,忍此一剎那痛苦,有輿論在,有事實在,復何遺憾;生逢多難,綜公四十年貢獻,為國家惜,為社會惜,敢哭其私?!迸_階上下滿堆花圈,左右傍立樂隊,北面為來賓休息處?!笆氛仄父鹘缰畫股缃徽摺奔啊渡陥蟆仿殕T等,擔任招待。

????出席此次大殮儀式的不僅有王曉籟、杜月笙、周作民等社會名流,還有《上海日報》社長波多博、中國照相版印刷公司海納格、古士巴洋行舒士德等外賓,中外名流達2000余人。

1934年11月17日,《申報》刊登了《史總經理昨日大殮》的消息。

????大殮儀式開始后,史量才的夫人沈秋水身著灰布棉旗袍,外套一襲麻衣,雙手抱琴,彈奏一曲,寄托了對夫君的無限哀思。首先,由“萬國殯儀館派西人技師四人前往照料”,他們“先將史氏遺體衣服整著完畢,外裹紅緞繡花陀羅經被,周身包圍,僅露頭面,繚以紅緞帶,始放入棺內”。該棺由萬國殯儀館提供,棺內四周以白緞襯墊,簇成花紋。所蓋陀羅經被系平等閣主狄楚青所贈,被上有梵文大悲咒、往生咒。

????下午2時30分,在家屬的痛哭聲中,行合棺禮。伴隨著凄婉的哀樂,往吊賓客循序繞柩一周,瞻仰遺容。只見史量才“面色如生,惟略清癯”。王曉籟更是連呼:“量才!量才??!”聽者無不動容,潸然淚下。

兩地公祭 隆重之極

????大殮結束后,史量才的靈柩暫厝宅內。史家一直祈盼警方能夠盡快破案,將兇手繩之以法。但他們哪里知道蔣介石就是罪魁禍首,在那樣的黑暗統治下,又怎能破案呢?半年多過去了,在破案無望的情況下,史家決定將史量才的靈柩運往秋水山莊,擇期安葬。

????1935年5月18日,在史宅舉行了隆重的祭奠儀式。下午2時,由親戚代表及《申報》代表經理馬蔭良、副總主筆周夢熊等“躬親扶櫬,舁上柩車”。下午2時30分發引。送靈儀仗由史宅出發,“首為公共租界捕房馬巡四名開道,次中西捕十余名,再次旗車、姓旗……最后殿以自由車十余輛”。送靈儀仗“經靜安寺路、西藏路、北京路、河南路、直達北站”。隨后,靈車??吭阡翜奋囌九?,“車廂內滿扎鮮花,下鋪厚毯。月臺前則蓋搭篷屋,為公祭之所。入門處,高扎鮮花牌樓,上綴‘云間鶴唳’四字。公祭處設立臨時靈堂,四壁滿懸挽聯,靈桌上供放鮮果祭菜,桌前滿堆花圈……”

????19日8時15分,史量才的靈柩由鐵路局特備專車運往杭州。杭州方面于12時前就已經派招待人員在車站設立招待處,接待迎靈來賓。下午1時50分,杭州紳商代表20余人在車站舉行了公祭。隨后,47輛靈櫬專車徐徐而行前往秋水山莊。下午3時,車隊抵達秋水山莊。隨后,之江文理學院校董會及史氏戚友聯合在靈堂舉行公祭。當晚7時35分,上海賓客乘原車返滬。沿途均由《申報圖畫特刊》主任胡伯洲、攝影記者徐天章“拍攝影片3000尺,以為紀念”。史量才大殮、公祭之隆重、儀式之繁復,為上海前所未有。???

???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20年11月20日 總第3605期 第四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够力七星彩正版 挖比特币官网 手机德州麻将免费下载 新西兰乐透中奖号码图片 广西快乐10分在线计划 血战到底麻将换三张 足彩胜负彩 mg电子冰上曲棍球规则 重庆时时彩是正规的吗 诚玩山西麻将扣点点 澳洲幸运5开奖直播 理财投资哪个最靠谱 足球胜平负技巧 夸克币挖矿app下载 博彩网5151bo一Welcome 极速快3程序规律 捕鱼达人解封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