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人物縱橫

汪鐘霖與顧麟士的交往

作者:特邀撰稿人 沈慧瑛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20-12-01 星期二

????吳門汪氏源于安徽徽州,經過數代人的發展成為蘇州名門望族,并形成不同的支派,有吳趨坊汪氏、東花橋巷汪氏、婁門內東北街汪氏,還有盤門內梅家橋汪氏等。其中,以吳趨坊汪氏最為著名,更因其家與清朝大臣潘世恩家族數代聯姻,進一步提升并鞏固了汪氏家族的社會地位。梅家橋汪氏這支也以汪華為遷歙始祖,不如吳趨坊汪氏顯赫,但傳到七世汪鐘霖時在功名上有所突破,成為一名舉人,且在晚清、民國時期頗有聲名。只是由于時代變遷及文獻的缺失,汪鐘霖已鮮為人知。然而,通讀汪鐘霖致顧麟士的書信,也大致可以了解他們的交游及其喜好,以及康有為通過汪鐘霖意欲結交顧麟士的往事。

有為青年汪鐘霖

????汪鐘霖(1867-1933),字巖征,號甘卿,一號蟠隱,蘇州人。他的生父汪鴻吉與生母王氏育有眾多兒女,因汪鳳九英年早逝無后代,遂將汪鐘霖過繼到其名下。嗣母吳茝(1839-1874)是一代才女,喜詩詞,工丹青,著有《佩秋閣遺稿》。吳茝縱然有才,卻命比紙薄,新婚七月丈夫汪鳳九過世,遺腹子又不幸夭折,后來在嗣子汪鐘霖的運作下,獲得了建節孝牌坊的褒獎?;仡櫼幌聟瞧彽娜松?,她幼年喪父,青年喪夫,繼而喪子,“一生苦節”,故其詩作多發悲愁之音。正如汪鐘霖所言:“憂郁之思,悉發為辭?!痹谒淖髌分?,有一首題為《積雨連旬,秋意蕭然,握管書此》的七言律詩,充滿惆悵凄涼之意:

????官柳河橋煙雨深,

????刁騷愁緒幾消沉。

????懷沙空墮靈均淚,

????失路重悲廣武吟。

????遙夜魂歸風鐸語,

????虛廊人去石苔侵。

????殘山棖觸余生恨,

????落葉疏林黯暮陰。

????父親的早逝,母親的哀愁,并沒有消磨汪鐘霖刻苦向上的意志,反而促使他更加努力好學,其先后拜金心蘭、潘遵祁、蔣德馨等名賢為師。清光緒十九年(1893),汪鐘霖參加癸巳恩科江南鄉試,中式第108名,這樣的成績足以告慰長眠于地下的雙親。那年,蘇州士紳張一麟的弟弟張一鵬也參加考試,取得110名的成績。汪鐘霖考試的詩題為:賦得“江上飛云來北固”,得“云”字。他揮毫寫了一首五言詩:

????極目來江上,青山北固紛。

????浪空飛作雨,煙合聚成云。

????鶩逐詩情遠,螺描畫稿分。

????六朝留勝境,一抹映斜曛。

????帆勢迎風騁,鐘聲帶暝聞。

????雁涵孤影淡,鳥羨此心殷。

????晴絮朝浮楝,秋羅夕卷紋。

????為霖膚寸合,糾縵頌堯文。

????汪鐘霖的鄉試朱卷由蘇州城內護龍街中通關坊北首唐匯蓮紙店刻印,收錄了上述這首詩以及《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上律天時》《何獨至于人而疑之,圣人與我同類者》《倬彼云漢,為章于天》四篇文章,其詩文頗得閱卷老師的欣賞。在第一場汪鐘霖得到這樣的評價:“才思橫溢,天骨開張。而取镕經義,復緯以子史,遂覺奇情壯采,辟易干人;次融會群言,思沉力厚;三文心譎詭,筆力清剛,一掃庸腐之習,詩工雅?!崩蠋焸儗λ诙龅脑u價同樣很高:“五藝恢奇恣肆,根柢盤深,詩意尤典麗有則?!?/span>

????汪鐘霖中舉后的第二年甲午戰爭爆發,大清的政局開始動蕩不安,他的功名也止步于舉人。汪鐘霖的第一個職務是在順直賑捐案內捐內閣中書,光緒二十八年(1902)九月到閣行走,復遵例報捐道員,指分直隸試用。光緒二十三年(1897),他與汪康年、葉瀚、曾廣銓等人創建蒙學公會,以提倡幼童教育為宗旨,并擔任兒童啟蒙刊物《蒙學報》的總理。時代的激變,讓汪鐘霖認識到唯有改革方能自強,遂列名保國會,鼓吹維新變法。宣統二年(1910),他出任駐奧使館二等參贊官,開始走出國門,放眼看世界。大清王朝滅亡后,汪鐘霖進入張勛幕府,后又成為馮國璋的諮議官。汪鐘霖居住在蘇州東美巷,胸懷傳統文人士大夫的夢想,營造著自己的人文園林——晦園。住在東美巷的汪鐘霖與住在鐵瓶巷的顧麟士僅一路之隔,雙方來往十分便利。盡管如此,書信仍是他們那個時代溝通信息的最佳方式。

閉門高臥謝塵世

????汪鐘霖與康有為是鄉試同年,當初意氣風發的汪鐘霖追隨康有為,希望晚清政府能夠變法自強??涤袨橐蜃兎ㄊ∵h離故國十余年,而汪鐘霖則在國內打拼著自己的天地。1921年1月20日,康有為在黃興遺札冊頁后寫下跋文,回憶推翻袁世凱的過程,他稱:“馮(指馮國璋)中尚有胡嗣瑗暗仲、汪鐘霖甘卿,皆我同年,為倒袁同心者,日夜謀劃,分遣人于各省鎮將暗結合之?!庇纱丝梢?,從汪鐘霖名列保國會到反對袁世凱稱帝,他與康有為在政治上的立場與主張是一致的,或者說他們是志同道合者。

康有為贈給顧麟士的《懷顧君鶴逸》詩(左) 顧篤璜 藏

康有為致汪鐘霖的信封(右)?顧篤璜 藏

????康有為與汪鐘霖有著“同年”這層關系,因此,每每康有為到蘇州,汪宅就成為他的落腳之處。據1918年5月31日的《申報》報道:“日前康有為偕同沈曾植及林某等四人由浙來蘇,暫寓城內東美巷汪宅,盤桓數日,即赴常熟,專謁前清師傅翁公墳墓。經常熟縣張知事特派警察巡船護送,已于二十八日到蘇,暫假盛氏留園為寓所,官場不甚接見云?!睆倪@段新聞報道可知,即康有為和沈曾植等人來蘇,與汪鐘霖相聚,并赴虞山掃墓,之后又借住在盛氏的留園。

????數年后,康有為又到蘇州,并留下詩文墨寶。庚申二月二十五日,即1920年,康有為為寒山寺題詩,有“鐘聲已渡海云東,冷盡寒山古寺風”之句。次年,康有為到蘇州歡度重陽,再次住在汪鐘霖的寓所,并游覽了吳中山水勝景。在這次飽覽姑蘇美景的旅程中,康有為不僅產生了在吳門購房的想法,還想與畫家顧麟士相見,汪鐘霖成為他們之間的信使,數次傳遞消息。在蘇州市檔案館館藏的汪鐘霖寫給顧麟士的幾通書信中,大致可以了解當時的情形:汪鐘霖在重陽節后致函顧麟士,告知康有為近期由滬來蘇,已花了兩天時間游歷“靈巖、支硎、石湖諸勝”,并登頂上方山。他在信中還邀請顧麟士當天中午到汪府家中用餐,計劃午后“趨訪尊齋一談,藉罄積懷……謹先介紹”。然而,不巧的是,當天顧麟士身體不適,婉拒了康有為與汪鐘霖登門拜訪及共進午餐的邀請。十二日,汪鐘霖再次致函顧麟士,表示康有為因未能與他相見深表遺憾,在離蘇之際,托他轉送“袖詩一首,敬此奉上”。這首詩即為《懷顧君鶴逸》,全詩如下:

????海內于今有虎頭,

????畫師樗散挹浮邱。

????閉門高謝人世間,

????聊寫丹青作臥游。

????康有為或許已洞察到顧麟士以病體推托背后的真實想法,遂以詩作表達了自己對顧氏清雅脫俗生活的羨慕,并高度評價其在書畫界的地位。事情到此本已結束。然3個多月后,即冬至前兩日,顧麟士又收到汪鐘霖的書信,說康有為有專函寄給他,想來是夾在致汪氏的信中,所以汪鐘霖好奇心頓起,拆開一看,原來是康有為重新書寫的《懷顧君鶴逸》一詩。汪鐘霖認為康有為“大約以弟前次未經奉上也”,故再次寄詩,希望他轉給顧麟士,因此,汪鐘霖請求顧氏“便中徑復為荷”。這兩首詩內容基本相似,僅對個別詞句作了修改,其中:“閉門高謝人世間”改為“閉門高臥謝塵世”,“聊寫丹青作臥游”改為“聊寫丹青當臥游”。

????顧麟士與康有為屬于兩種不同氣質的人。顧麟士因在考場看到年老考生被辱的場景后,發誓再也不進考場,從此告別舉業,甘守寂寞,鉆研六法,成為晚清、民國時期著名畫家??涤袨闊嶂哉?,為國事奔走呼號,時而激進,時而保守,終為聲名所累,成為毀譽參半的人物。他們之間沒有高雅、低俗之分,只有個人的志向與趣味的差異。想來顧麟士避而不見是真心不想結交康有為,所謂道不同不相謀。從禮儀上講,他收到康有為示好的詩后,應當及時回復。顯然,康氏并沒有收到回音,才有了第二次詩箋,還有一個原因可能是康有為重新修改了詩句,故再次奉寄。

????此次蘇州之行,康有為產生了“在橫塘左近購十數地,筑一草堂,豆畦蔬圃,相約耦耕,并看西南諸峰林壑勝處”的想法,還托汪鐘霖與鄉人“討價還價”,但最終沒有成功。盡管如此,蘇州的湖光山色之美還是被留在了康有為贈友人王典章的詩作中:

????吳中山水郁青蒼,

????高塔嵯峨壓上方。

????大浸嵇天浮震澤,

????凌波微步過橫塘。

????石湖淼淼長橋臥,

????茶磨盤盤古寺荒。

????只有閑人我兩個,

????翠微絕頂作重陽。

?

晦園怡園交誼深

????汪鐘霖的晦園與顧麟士的怡園相距甚近,本來可以經常走動,探討學問,聯絡感情,無奈汪鐘霖走上仕途,偶爾返鄉,他們只得以通信為主,交流信息。汪鐘霖與友朋相聚交流,工作之余,也有自己的愛好,例如購買書畫,但他不是這方面的行家里手,故顧麟士成為他的高參。從他寫給顧麟士的十數通書信中,有相互贈書贈畫的內容,也有介紹朋友相識的事情,更多的是汪鐘霖請顧麟士鑒定書畫的信息。

1920年,汪鐘霖致顧麟士函。 蘇州市檔案館藏

?汪鐘霖致顧麟士函 蘇州市檔案館藏

????1916年10月,汪鐘霖收到顧麟士相贈的“精刊,生平眼福未曾有”,認為這是顧麟士厚愛他的結果。于是,他便回贈嘉興徐氏寫藏本《從古堂款識學》八冊,“系海內孤本,附有盂鼎精拓本”。汪鐘霖在信末客氣地說:“敬祈昭納,留儲鄴架,以備鑒定?!睍r過四年,庚申年正月初一日,即1920年,顧麟士將其繪畫作品《對月圖》贈送汪鐘霖。汪鐘霖收到這份新年禮物時,心情激動不已,本想立刻答謝,因康有為的使者在他那兒,急等他回復后坐車回去,故推遲復函。他后來在復函中寫道:“拜登展讀,如見舊游墨妙,至此愈不免顧影自慚矣?!蓖翮娏卦谶@通書信中還提到了好友曹元忠,說“君直久未晤,如到府無事長談,深愿見招,弟上午不作市游也,籍聞二公雅教”。曹元忠(1865-1923),字夔一,又作揆一,號君直,晚號凌波居士,晚清藏書家、??睂W家。曹元忠與顧麟士為同齡人,比汪鐘霖年長兩歲,三人交往較多。有一次,汪鐘霖鄉試同年胡思敬(字漱唐,光緒朝進士)偕書法名家李瑞清之弟李瑞荃(號筠庵)來蘇,因他們孺慕顧麟士已久,均想與顧氏相識。汪鐘霖考慮他們當晚要返滬,時間倉促,遂決定做東,邀請曹元忠三昆仲、顧麟士等人到府,共進午餐。他擔心顧麟士拒絕,在信中特地介紹了胡思敬、李瑞荃二人的情況,說“漱翁為名諫官,筠庵系臨川鑒藏世家,與公相見,必有高論”。李瑞荃是位書畫家,曾指導過齊白石的繪畫,因其兄的聲名顯赫而被掩沒。之后,汪鐘霖在致顧麟士的書信中又提到李瑞荃,說李氏開始以“賣字畫度日,兼為乃郎游德學費,是以不見面將匝月矣”。由于時代變化,李瑞荃這些舊式文人的生活并不富足。李瑞荃的氣質應該說與顧麟士相近,且是書畫同道者,故他們能相知相交,而康有為卻被顧麟士排斥在外。

????除此之外,汪鐘霖致顧麟士的書信中還有很多涉及家庭瑣事的交流,包括汪鐘霖生病、為嗣母吳太夫人請到匾額等內容,但更多的內容是他在收藏書畫過程中,經常請顧麟士幫忙鑒定,以辨真偽。如在一通無落款日期的書信中,汪鐘霖提到請顧麟士鑒別“戴書一件”,因“索價百五十金”,他認為若是真跡“斷不如此便宜”。另一通落款為十月二十七日的信中提到“方、奚、龔、石溪、黃五人”的畫軸和對聯,請顧麟士幫忙鑒定,以便他購買其中一兩件。除明末清初畫家石溪之外,其他書畫家只有姓氏,故無法準確斷定他們究竟是誰。有一次,汪鐘霖致信顧麟士,表示若天氣好,他將攜帶王翚、朱野云、任預的作品到過云樓,請顧麟士審定后,他再決定是否收購。古董商向汪鐘霖推銷金農的畫軸時,他對題款不甚滿意,且覺得紙色破爛,但還是覺得請顧氏法鑒,評估價格,再做定奪。張之萬的畫蝶扇面及一些沒有寫明姓氏的畫作都經過顧麟士的法眼,只是由于資料的缺失,無法了解當年顧氏對這些書畫作品的鑒定意見,以及汪鐘霖的收藏情形。但從汪鐘霖多次請顧麟士鑒定書畫一事來看,顧麟士具有相當高超的書畫鑒賞能力,是汪氏收藏書畫方面的高參,從中也看得出汪鐘霖與傳統士大夫一樣熱衷于字畫收藏。

????汪鐘霖早期著有《諸子間訓拾》《讀史鉤沉》《方言考證》《清芬堂文集》《簾影樓詩詞鈔》等。通讀他致顧麟士的幾通書信,使我們得以了解汪氏與過云樓的交往,及其康有為與顧麟士的一段逸聞。

???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20年11月27日 總第3608期 第四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够力七星彩正版 牛牛游戏官网 下载海南麻将 体彩排列5走势图 比特币暴涨价格 福彩体彩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果 网络娱乐平台 浙江体彩6+1预测推荐 排列三012路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漏洞一首页 喜乐彩开奖号码 虚拟货币交易网站 人和电脑下象棋在线玩 宁夏麻将手机版 广西福彩 天天重庆麻将怎么开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