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文庫 > 隨筆

蘿卜味 蘿卜情

作者:陸明華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20-12-11 星期五

????霜打過的蘿卜,甜了。每年霜降后,我都去菜市場買胡蘿卜。一堆紅紅的胡蘿卜整整齊齊躺在深綠淺綠的青菜白菜之間,甚是誘人。賣蘿卜的大姐親切地說:“姑娘,你多買點去,甜著呢!”我便俯身挑了一大袋胡蘿卜,歡歡喜喜地拎回了家。

????一入冬,母親就開始制作各種蘿卜菜肴。母親腌的蘿卜都是毛桃大小的,因為這樣大小的蘿卜容易進鹽。把蘿卜下到菜缸里,碼上鹽,壓上石頭,兩三個星期就能拿出來吃了。這蘿卜帶著微微的辣,皮硬肉軟,吃起來清脆爽口,早上用它來下粥,甚是可口。

????年少時,我就愛食蘿卜,那白白凈凈、圓圓滾滾、粉嫩粉嫩的如皋蘿卜讓我鐘愛有加。紅燒如皋蘿卜,更是來我家做客的親朋好友的必點菜肴,比肉還受歡迎。

????還記得母親為我們烹制紅燒蘿卜的情景。在油鍋漸熱時,母親先抓一把切碎了的紅辣椒過一下油后迅速撈起,待蘿卜熟后,將烹制好的辣椒油與青蒜末一道撒入鍋內拌勻裝盆。這道紅燒蘿卜色香味俱佳,全家都百吃不厭。

????要把蘿卜燒得可與肉媲美,關鍵在于掌勺者的烹飪技術。一是要掌握好火候。入鍋時宜溫火煸炒,避免蘿卜在高溫下失去其自身汁液;待蘿卜周邊顯透明狀時再淋上鮮醬油細火慢烹,起鍋前則用急火收干多余水分。這樣的紅燒蘿卜入口酥軟、嚼勁兒十足。二是要選好配料。蘿卜廉價,但生性孤傲,一般蔬菜都難與其相配,唯青蒜例外。

????母親燒菜時喜歡用地鍋,紅色的火苗像調皮的小孩一樣不時從灶口探出頭來,火光映紅了母親布滿皺紋的笑臉,屋里漸漸變暖,香味也慢慢彌漫開來。母親燒鍋的時候,我喜歡偎在母親身邊,母親一邊燒鍋一邊給我講故事,仿佛講出來的每個故事都是溫暖的。剛做好的蘿卜菜,母親總不忘給鄰居送去幾碗。鄰居吃完都要夸幾句:“他大娘,還是你家做的蘿卜菜味道正宗哩!”

????家鄉的蘿卜品種齊全,有青蘿卜、白蘿卜、胡蘿卜,還有少量的“心里紅”蘿卜。到了入冬吃蘿卜的時節,家家都有拿手的蘿卜菜。參加工作后,我每次回鄉村老家探親,都最愛吃母親做的蘿卜宴:牛肉燉蘿卜,肉塊與蘿卜塊相融,不硬不澀不膩,柔滑淳厚;魚燉蘿卜,鮮白細潤的魚肉與多汁脆嫩的蘿卜薄片相融相匯,其味甜脆爽口;蘿卜纓子燉豆腐,綠白分明,絲塊搭配,既清淡又柔和……

????又是一年冬來到,看著大街小巷新上市的脆生生的蘿卜,不禁又讓我想起了家鄉,想起了母親,想起了母親用蘿卜做的美味佳肴……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20年12月10日 總第3613期 第四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够力七星彩正版 分分彩稳赚技巧 AS真人官网-首页 越南河内五分彩官网走势图 网赌三分赛车骗局 凡乐辽宁麻将棋牌辅助器 河南22选5今日开奖号码是多少 九号彩票平台登录 足彩胜负彩 鲁证期货 电子游艺怎么刷水套利 湖北快3一定牛预测号码推荐 浙江体彩6+1开奖走势图 成都麻将遥控器 好彩1复式6个号码 下载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南昌麻将算子算钱一览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