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往事回眸

不能忘卻的“挪亞方舟”

——南京大屠殺期間外國人士對難民的保護與救濟

作者:曹必宏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20-12-11 星期五

????1937年12月13日,侵華日軍占領南京后,在南京進行了長達6個星期的血腥大屠殺,30萬南京軍民慘遭殺戮,無數婦女遭到侮辱,全城約三分之一的建筑物和財產化為灰燼,南京淪為人間地獄。

????南京人民遭受的空前大劫難,激起了當時在寧外國人士的同情心和正義感。這些勇敢的外國人士立即行動起來,保護南京難民的生命安全,并為難民提供生存所必需的食品和生活用品,譜寫了一曲動人的國際人道主義樂章。

籌建安全區

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和國際紅十字會南京委員會部分成員合影。左起:馬吉、密爾士、拉貝、史邁士、史波林、波德希伏洛夫。

????1937年11月日軍占領上海后,即經由蘇州、無錫、鎮江,向國民政府所在地南京進犯。南京處于危難之中。

????這時,留在南京的20多位外國人士,商議效仿法國神父饒家駒在上海設立難民收容所之先例,在南京設立一個難民保護區,以便在形勢危急時,使未及撤離的難民有個躲避的處所。11月22日,由15名外僑組成的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以下簡稱“國際委員會”)正式成立,并推德國西門子洋行南京分行經理拉貝任主席,金陵大學教授、美國人史邁士為秘書,委員有美國人馬吉、畢戈林、貝德士、密爾士、德利謨、李格斯,德國人潘亭、史波林,英國人福婁、希爾茲、麥寇、里恩,丹麥人漢森。此前,以外國人為主、由馬吉任主席的國際紅十字會南京委員會也宣告成立。

????國際委員會成立后,經過慎重的調查與討論,決定將美國大使館所在地、金陵大學等教會學校、外國僑民住宅和中國高級官員公館云集的地區劃為安全區(亦稱難民區),該區域約為南京城區的八分之一。

????12月11日,在中國人的協助下,受命保護德國、丹麥兩國財產的京特和辛德貝格在南京城郊棲霞山的江南水泥廠內設置了難民營,收容來自江寧、句容等地及棲霞山附近的難民和放下武器的中國軍人。

保護難民

????為了保護安全區內難民的生命安全,國際委員會早在成立初期即與中日雙方交涉,要求承認安全區的“中立”地位,不駐扎軍隊,不設立軍事機關,不加以轟炸。12月13日,南京陷落,成千上萬的難民及少數放下武器的中國軍人紛紛涌入安全區避難。當天,拉貝及史邁士即與入城的日軍聯系,詳告安全區所轄區域。第二天,國際委員會又致函日軍當局,要求與日軍司令討論保護安全區內中國平民的問題,并保證將進入安全區內的中國士兵解除武裝,納入收容所,懇請日軍司令“使他們重過平民生活”。但是,日軍當局對他們的要求置若罔聞,并不顧國際信義,以捕捉“敗殘兵”為名,在安全區內大肆屠殺、奸淫、縱火、搶劫。

????面對日軍的暴行,留寧外國人士立即行動起來,東奔西走,竭力保護難民。

????其一,保護安全區內的青壯年難民,使他們免遭殺身之禍。

????日軍闖入安全區后,以安全區內躲藏有大量中國士兵為名,瘋狂捕殺難民。日軍將收容所里的青壯年難民集中起來,“一個一個進行檢查”,看到頭上有帽箍印的,手上、肩上有老繭的就拉出來,說他們是“中央兵,叫另在一旁”,押往下關、大方巷等地實施集體屠殺,這其中雖有少數放下武器的中國士兵,但絕大多數是無辜的平民。

????對于日軍在安全區內的暴行,一方面,國際委員會及中立外國人士不斷向日軍當局和日本大使館提出抗議。據統計,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國際委員會就向日方遞交了公函69件,提出日軍暴行報告400余件,要求日軍停止屠殺和騷擾難民的行為,恢復安全區內的生活秩序。另一方面,他們又冒著生命危險,親赴日軍屠殺現場,為即將被殺害的難民說情或施以援助,有的人因此遭到日軍的毆打。當時在安全區避難的軍醫蔣公穀在《陷京三月記》中記載:“在京外僑,無一不努力救護吾民與敵人爭執,因之受辱被創者時有所聞?!?2月14日,1000多名放下武器的士兵逃入國民政府外交部大樓,被日軍發現,馬吉聞訊立即拿了一面紅十字會的旗幟,冒著橫飛的子彈趕去救下他們。16日,日軍赴國民政府司法院大廈難民收容所,“堅持欲將男性難民拖去槍決,并將警察50人同時搶去”,李格斯聞訊立刻趕至該收容所阻止日軍,“日本軍官曾三次以軍刀威脅李格斯,并痛毆其胸部。李格斯不斷向該軍官解釋真相,竭力避免平民遭殃”。20日,馬吉以紅十字會的旗幟做掩護,將解除武裝的30名中國軍隊傷病員悄悄送上小船,幫助他們逃往后方。京特、辛德貝格則以“這里是德國和丹責合資的企業”為由,拒絕日本官兵進入江南水泥廠難民營。

????為此,這些外國人士忍受了巨大的精神壓力,誠如當時一位外國人士所言:“為了他們(難民)的安全,我們對付在這一幕悲劇中占據各種重要地位的日本軍官和士兵,必須以笑臉相迎,并謙恭有禮,接連要許多天,簡直是一種苦刑?!?/p>

????其二,竭力保護女難民,使她們免遭侮辱。

????日軍除瘋狂進行大屠殺外,還大肆奸淫婦女,發泄獸欲,“只要看見女人就拉,不管老少,更不問白天和夜里。因此,上自五六十歲,下至八九歲的女同胞,只要被敵人碰到,無一幸免”。遠東國際軍事法庭認定:“在占領后的一個月中,在南京市內發生了2萬起左右的強奸事件?!睌等f無辜婦女被強奸、輪奸,有的在奸淫后又遭殘殺,甚至在被奸殺后還加以不可名狀的侮辱,其狂虐殘暴的程度實為人類歷史上所罕見。

????耳聞目睹日軍奸淫婦女的獸行,在寧外國人士除將日軍獸行向日軍當局及日使館提出報告并抗議外,還盡一切可能來保護這些婦女,使她們免遭侮辱。首先,他們利用外僑的身份,將一些婦女安置在自己的住所,以便保護。拉貝的住所就安置有婦孺300人,馬吉、季君(金陵大學建筑師)等人的寓所里,也收留有女難民。其次,對于一些婦女較多的難民收容所,外國人士利用其特殊的身份日夜守護,阻止日軍進入其內。金陵女子文理學院是專門收容婦孺的難民收容所,所內難民最多時達1萬人,日軍士兵曾多次闖入或翻墻摸入院內強奸婦女,國際委員會特派金陵女子文理學院教育系主任、美籍人士魏特琳女士等3人負責保護這些婦女。被女難民稱為“活菩薩”的魏特琳,“將女界同胞組織起來,一切皆有規定,一點也不亂”。為了保護這些女難民免遭日軍強暴,魏特琳不吃不睡,“日夜坐在門房內,守衛態度十分嚴肅——日本獸兵如果來了,要進去的話,她即不顧一切抵抗,不準進去。說理不成,有時動武,同獸兵搏斗”。為了驅趕闖入校園內的日軍,她常常被緊急傳呼,“從校園這一頭跑到另一頭,趕走一群又一群的日本士兵”。僅1937年12月20日午餐時,她即先后3次趕走了進入校園的日軍。為此,魏特琳多次遭到日軍推扯、毆打、辱罵甚至刀槍的威脅,但她毫不讓步,她當時的名言是:“誰(日軍)要想進收容所的這座大門,除非是從我的尸體上跨過去?!?/p>

????此外,金陵大學醫院(鼓樓醫院)的醫生威爾遜、護士亨茲等人,充分發揚救死扶傷的人道主義精神,盡一切努力搶救和醫治被日軍刺傷、燒傷及受槍傷的平民,并向難民注射預防霍亂等傳染性疾病的針劑等。京特、辛德貝格也在江南水泥廠內設立了小醫院,收治死里逃生的傷兵和村民。

救濟難民

????在寧外國人士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期間及其后,還采取各種措施救濟南京難民,向他們提供維持生存所必需的衣、食、住等條件。

????其一,設置難民收容所,為難民提供棲身之處。

????安全區設立時,由于區內公私機關和富有及中產以上人家隨政府西遷,區內居民剩下僅約10萬人。為了迎接來區內避難的難民,國際委員會在安全區內設立了五臺山小學等25個難民收容所,并將區內空置房屋統一征用,以供難民棲身。據統計,1937年12月下旬,25個難民收容所共收留難民7萬余人,安全區內收容的難民最多時達25萬人。江南水泥廠難民營在其存在的4個月時間里,收容的難民最多時達到2萬人左右。

《南京國際救濟委員會報告書(1937年11月至1939年4月30日》(部分)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藏

????由于日軍不斷進入安全區抓捕、屠殺青壯年難民及強奸婦女,加上區內停電、停水,難民無時無刻不處于驚恐之中。為了幫助難民在戰亂情形下能夠有序地生活,國際委員會指派專人或從難民中選出一批富有學識又樂于承擔責任的人士充當收容所的管理人員,負責收容所各項工作的管理,為難民排難解紛等。同時,該委員會所屬的1500名工作人員,還承擔起安全區內衛生、搬運、道路填平等工作。

????國際委員會及其工作人員卓有成效的工作,在一定程度上減輕了因日軍暴行而造成的恐怖局勢,給那些家破人亡、心靈受到極大創傷的貧苦難民帶來了一些慰藉。但是,日軍當局絕對不能容許國際委員會及安全區、難民收容所的存在,特別是偽南京自治委員會成立后,國際委員會更成為日偽當局的“眼中釘”,處處遭到刁難。1938年1月底,日軍當局發表通告,“令于2月4日以前,解散收容所,必要時得使用武力”。

????迫于日軍的高壓,2月18日,國際委員會被迫改稱為“南京國際救濟委員會”,安全區宣告解散,難民收容所也于5月全部辦理結束。

????其二,設立粥廠,發給糧食,向難民提供維持生命所必需的食品、用品。

????難民的棲身之所暫時解決后,吃飯問題便成為首要問題,如果沒有飯吃,在嚴冬里,難民們仍不免一死。而要吃飯,就必須有米、面、鹽、煤等基本生活物資。盡管國際委員會在成立之初,曾極力呼吁、督促進入安全區的難民隨身攜帶糧食、衣被等生活必需品,但由于南京城內留下的均是些窮困潦倒無力西遷的最下層貧民及年老體弱、殘疾者,所攜糧食數量有限,只能滿足自身暫時需求,而居住在25個收容所內的難民則多為身無長物者,必須完全依賴救濟才能存活。因此,在保護難民生命安全的同時,向他們提供糧食、燃料等成為南京淪陷后國際委員會的中心工作之一。

????國際委員會成立時,南京市政府曾撥給安全區2萬袋米、l萬袋面粉,但因日軍的轟炸與炮擊,運輸困難,南京淪陷前,由國際委員會運往安全區的米僅9067袋,其余米、面粉均被日軍封存。國際委員會另有大同面粉廠捐助的1000袋面粉和南京市政府撥給的350袋食鹽。這些食品成為安全區難民賴以生存的初步保障。

????為解決難民的吃飯問題,國際委員會一方面向難民免費發放糧食,另一方面會同南京紅卍字會、紅十字會等慈善團體創辦了5所粥廠,為難民提供飲食。為了加強難民的營養,根據營養專家的建議,國際委員會還設法從上海購置了蠶豆計1077袋約87噸,免費發放給難民。

????1938年5月后,隨著最后一批難民收容所的解散,南京國際救濟委員會的工作由國際委員會成立初期的保護與救濟難民并重,改為專事難民救濟,且救濟工作也改為包括發放大量米麥、被服、辦理小規模之工賑、現金救濟及有關生產事業之小借款等,救濟范圍擴大到整個南京城區及郊區。

不忘恩情

????由于侵華日軍不顧國際信義,對南京人民采取了瘋狂的屠殺政策,外國人士對南京難民的保護和救濟工作,未能達到預期目的。但外國人士的努力,仍使數萬難民免遭日軍屠戮,無數婦女免遭日軍強暴,同時使10多萬難民免遭餓死,這些外國人士因此贏得了中國人民特別是南京人民的尊敬和感佩??谷諔馉巹倮?,國民政府向參與安全區內難民保護和救濟工作的27位外國人士頒授勛章,以示感謝。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是中國人民的傳統美德。1948年,當南京人民得知曾任國際委員會主席,為保護和救濟南京難民不辭辛苦、殫思竭慮的拉貝一家因無經濟來源而陷入窘境時,南京參議會特地成立了救助拉貝勸募委員會,號召南京人民向拉貝捐款、獻物。南京各界人士特別是當年受過拉貝等人保護與救濟的難民紛紛盡己所能,解囊相助,很快就募得1億元兌換成2000美金匯寄德國,并陸續向拉貝寄去了奶粉、香腸、牛肉、果醬等食物,幫助拉貝一家渡過了難關。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這一人類歷史上罕見的血腥暴行已與日本軍國主義一道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而當時留寧外國人士“勇毅、大公無私、熱誠以及不辭赴湯蹈火來拯救難民的決心與精神”,將永遠銘記在中國人民心中。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20年12月11日 總第3614期 第一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够力七星彩正版 百赢棋牌怎么联系客服 辽宁快乐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做网页赚钱的平台有哪些 全民欢乐捕鱼赢话费 广西快三今日专家推荐 波克棋牌旧版下载 老友棋牌白城麻将房卡 甘肃省十一选五开奖 123百家乐投注法 广东26选5开奖软件 西金娱乐棋牌游戏 捕鱼游戏怎么玩 江苏快3和值开奖结果 信阳爱玩棋牌充值大厅 熊猫麻将下载安装安 幸运28预测神测网大白